你好,欢迎来到开原资讯
微信
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RSS
首页 > 财经 > >《花木兰》全面撤档,全球影业的“黑暗时刻”
《花木兰》全面撤档,全球影业的“黑暗时刻”
时间:2020-03-16 08:26:55   来源:网络    编辑:匿名 阅读:117次

原标题:《花木兰》全面撤档,全球影业的“黑暗时刻” 来源:娱乐独角兽

文|娱乐独角兽,作者|周锐

​疫情爆发两个月,国内电影产业在回温的天气与降低的确诊数量下得到喘息,复工准备提上日程,而海外市场上疫情才开始真正显现破坏力。

3月13日,迪士尼正式对外宣布,受疫情影响,原本预计3月27日上映的真人版《花木兰》全球撤档,皮克斯新动画电影《1/2的魔法》延期,同时此前宣布4月上映的电影《新变种人》《鹿角》(福斯发行)宣布延期,《尚气与十诫传奇》停止拍摄,计划5月上映的电影《黑寡妇》也传出延期消息,而拍摄中的漫威剧集《猎鹰与冬兵》已经停止拍摄。——原本携着重磅IP气势汹汹前行的帝国迪士尼,踩了一个急刹车。

同样被动刹车的还有其他好莱坞制片厂,派拉蒙宣布电影《寂静之地2》全球撤档、爱情喜剧片《爱情鸟》撤档,环球影业原计划将于5月22日上映的《速度与激情9》延期一年,索尼影业此前3月开始公映的《比得兔2》推迟到8月,更早之前,米高梅宣布《007:无暇赴死》推迟上映。

至此,好莱坞市场3月到4月的大体量电影基本撤档。同时,原定于3月30日-4月2日举行的好莱坞业界推介大会Cinemacon宣布取消,历年好莱坞制片厂齐都要在此进行新片推介,盛会取消,海外电影市场受到的冲击进一步外延。

全球影业损失100亿美元?

2月底,疫情在日本、意大利、韩国等海外地区意外扩散之时,业界就敏感的察觉到国内内容行业经历的一切,都将在海外重演。

事实果然如此,日本电影撤档、漫展取消,韩国从电影到偶像,娱乐产业停摆,意大利几乎半数影院关停。命运共同体,没有人例外。

而此时,北美市场尚未有因疫情出现大规模停摆,迪士尼皮克斯新动画《1/2的魔法》在北美上映,万众期待的《花木兰》也还坚守在3月。即便国内电影市场已经确凿没有希望,迪士尼对于全球票房市场还是抱有期待的。

但是世事不如人意,《1/2的魔法》赶在疫情影响加深之前,3月6日于北美4300余家影院上线,但是开画三天获得3900万美元,创下皮克斯最低开局之一,北美票房市场周末大盘连续两周在1亿美元关口徘徊。

而全球票房市场上,《1/2的魔法》在海外47个市场开画,首周票房超过6700万美元,这个成绩在皮克斯系列动画之中也不算优秀。外媒预计,该部动画成本不低于1.8亿,而在如今的市场状态下,《1/2的魔法》或将面临亏损的可能。

现在《花木兰》终于宣布全球撤档,疫情产生的影响显然超出了迪士尼的预料。

在宣布撤档消息前,电影主演刘亦菲还在马不停蹄的进行全球宣传,《花木兰》先后举办了洛杉矶世界首映礼、欧洲首映礼,国内刘亦菲红毯照才刚从微博热搜上沉下去,《花木兰》全球撤档的消息就猝不及防的出现了。

撤档消息还伴随着外媒对全球电影产业的损失预估。《好莱坞报道者》估计全球电影行业因疫情面临的损失可能达到100亿美元,超过2019年全球票房收入四分之一,而这个损失还有可能上升。

好莱坞制片厂们这才不得不先后采取了止损措施。《007:无瑕赴死》的临时撤档,米高梅或许将面临3000-5000万美元的损失,但如果不撤档,有外媒分析,电影如果4月上映,全球票房收入或将减少三成。这是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只能两害择其轻。

如果仅仅是电影业务的损失,那么面临不可抗力的变故,制片厂们或许还不至于过度焦虑。如迪士尼这样的娱乐帝国,《花木兰》《新变种人》等IP项目无法推进,固然是个大问题,但更大的隐患在于一直被视为迪士尼“基本盘”的主题乐园业务。

《花木兰》撤档同一天,迪士尼宣布从3月15日到3月底将关闭加州迪士尼、巴黎迪士尼和奥兰多迪士尼三大主题乐园。此前迪士尼已经先后关闭了上海、香港和东京迪士尼。至此迪士尼在全球的六大乐园全部关闭。

这将造成多大的损失?此前迪士尼电话会议上透露,疫情期间,如果上海、香港迪士尼关闭两个月,那么预计损失将达到1.75亿美元。全球乐园的关闭,第二季度的损失金额或许比预想大得多,2020财年第一季度,迪士尼主题公园、体验及周边收入达到74亿美元,运营利润达到23亿美元。

国内院线遭遇资金危机,电影产业下一步如何走?

相对于海外电影产业才开始大规模撤档与停摆,国内电影产业似乎已经熬过黎明前的黑暗,正在逐步进入灾后重建时期,只是这个阶段依旧走得十分艰辛。

2020年,即便电影行业即刻复工了,对于院线而言考验也还没有结束。坎坷在万达身上已经开始体现,万达电影表示,为满足公司整体业务发展资金需要,公司根据资金需要适时一次或分次通过公开或非公开方式申请发行额度不超过20亿(含20亿)的债务类融资工具。

而这20亿将用于公司生产经营需要、偿还公司债、补充流动资金、项目投资等用途。

这并不是万达电影近两年第一次发行债务融资,2019年5月万达电影曾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0亿(含40亿)可转换公司债券,这笔资金计划一部分投向新建影院项目(31.9亿),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8.1亿)。

但这个债券发行由于公司资本运作计划调整和资本市场环境变化,在今年1月初撤回。

万达电影在这个时期,在此提出了债务融资,对市场而言,这像是一个“求救信号”。

2020年开局,院线原本最为重视的春节档颗粒无收,只能靠“云卖货”低价售卖院线零食、周边等来减少损失。疫情爆发两个月,行业复工态势仍旧不甚明朗,这种情况下,院线的处境相当被动。

对于万达而言,情况更加严峻。2019年业绩快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5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2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2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24.50%。

这其中万达电影并购的影城(2014年-2018年约以35.9亿并购的14家影院)、时光网(并购价格约23.4亿)、慕威时尚(已更名为北京万达传媒)、Propaganda GEM Ltd等计提商誉减值达到59亿。

万达电影需要资金准备疫情过去后的“重建”,同时这或许也是提前储备粮草的手段,接下来国内院线市场有出现资金减少的可能。

横店影视就做出了预警。2019年横店影视营收离第一巨头还有距离,但是盈利情况也不像万达电影这样惨烈。横店影视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28.14亿,同比增长3.27%,净利润3.10亿,下滑3.48%。

这个成绩放到“十之九亏”的影视公司里已经算得上表现稳定。横店影视更加顾虑的是2020年公司的营收。疫情冲击下,院线收入减少,行业复苏,市场上热钱也将减少。行业的整体下行,无形中提高了影院投资门槛,分化了非专业资本流入,中小影投公司获得资本的机会减少,而院线市场被迫加快市场整合速度。换言之,有一部分院线公司在疫情之后,面临的不仅仅是复工后的排片问题、人工消耗,还有资金紧缺难题,行业在加速洗牌。

电影行业何时能够复工,这是所有人一直在问的问题,但是现在更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复工之后如何面对行业变化,电影行业不是在宣布影院可营业的那一刻就能恢复常态,它需要更长时间缓冲。而全球电影市场是彼此牵连的,国内市场如果能先复苏当然是好消息,但市场要达到最健康的状态,需要与海外市场共同携手才可尽快度过这场灾难。


合作媒体
发型设计
电影网
爱卡汽车
网站法律顾问:ITLAW-雄律师